關鍵詞: 船員 霍爾木茲海峽 FU MING輪

黑龙江11选5:24名中國船員被困霍爾木茲海峽背后的真相

作者:楊瑾

來源:中國水運網

黑龙江11选5 www.zeitp.com 近日,記者接到一名船東求助,2019年8月2日,該公司所屬“FU MING” 輪被發貨方欺騙,將5.37萬噸洋垃圾運輸至伊朗阿巴斯港后,由于發貨人與接貨人之間的經濟糾紛,導致“FU MING”輪受困于霍爾木茲海峽,24名中國船員被困在船上167天(含航行26天),惶惶不可終日、進退不得。


目前,該船船員生活補給、醫療服務等都得不到相應保障,身心飽受摧殘煎熬,希望得到社會幫助,早日回家。


15769144739921000_1080x1439.jpg


貨主偽造報關文件


洋垃圾充當正?;蹺锍性?/span>


據船東提供證據顯示,2019 年 6 月 27 日,RD航運公司晚上接到YZPC有限公司司某的貨物詢盤,5.3萬噸 mineral soil 從中國煙臺港出運至伊朗阿巴斯港,了解到“FU MING”可以承運。


經相互溝通確認相關運費和條款后,在簽訂合同時,司某要求使用SDTW公司(報關公司)作為租船方來簽訂合同,說他們是實際的發貨人,但是海運費還是由YZPC公司來支付,基于良好信任,R航運同意司某的修改,并于6月28日晚上簽訂了運輸合同。


經過一層層租約鏈,2019年7月1日,該船公司與發貨方簽訂一份,受其指令的由煙臺港至伊朗阿巴斯港的承載合同,由公司所屬“FU MING”輪執行。


15769144903661000_744x396.jpg

“FU MING”輪


該船東告訴記者,在簽訂合同之前,船東曾要求租船方詢問貨物的情況及相關用途,并詢問該貨物出口的目的。發貨方代表提供了煙臺海關《出口查驗/放行通知書》(后證實為偽造),以及一份山東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第六地質大隊實驗室 2019 年 6 月14 日檢測報告(后證實為偽造),并告知貨物是低品位黃金礦砂、用于選礦、可以出口 ,并未說明該票貨物為退運貨,使該航運公司相信這是煙臺海關批準的一般貿易貨物。


7月31日,“FU MING”輪快到阿巴斯港時,卻突然得知這票貨物的收貨人伊朗TAKSA公司拒絕收貨,稱該貨物與其無關。對此,發貨方司某向船東承諾,將盡快更換收貨人。


8月2日,“FU MING” 輪裝載該票5.37萬噸貨物于到達伊朗阿巴斯港,得不到伊朗國相關部門批準靠港卸貨。經多方查證,得知該貨物是煙臺海關責令退運的、且屬于符合《巴塞爾公約》的國際退運貨物。


15769145163301000_1060x776.jpg

假報關單


15769145287791000_552x475.jpg

假驗收單


撥開迷霧


真實貨主竟不在合同鏈中


正常退運貨物,貨主為何要造假蒙騙呢?


“全世界船東都不愿意承運退運貨物,除非發貨方能繳納高額的保證金?!備么嫠嘸欽?,退運貨物多是具有污染性的洋垃圾,很容易遇到對方拒收貨物或者其他糾紛,導致船東利益受損,本次退運事件的已經給該公司造成了300余萬美金的運營損失。


據船東提供證據顯示,這票固體廢物原來是7年前,由伊朗貿易商阿米爾一伙將黃金礦渣以黃金礦砂名義從伊朗出口、又通過國內SDTW報關公司名義進關,被我國煙臺海關委托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鑒定為、屬于我國禁止進口的固體廢物。伊朗貿易商阿米爾是司某背后的老板。


中國煙臺海關經過多年不懈努力,抽絲剝繭,確定了阿米爾就是這批洋垃圾的實際貿易方,凍結了其在國內關聯公司賬戶和資產,責令其限期退運,否則將處罰其高達一個億的掩埋處置費。


阿米爾與司某一伙就是在這種行政高壓下,又因顧慮退運貨無船舶承運,竟然膽大妄為到偽造海關的《出口查驗/放行通知書》和偽造帶公章的山東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第六地質大隊實驗室檢測報告,欺騙航運公司為其運輸。


就是這樣的一種合同設計與欺詐手段,致使“FU MING”輪至今受困于阿巴斯港求助無門。


15769145448561000_716x451.jpg

“FU MING”輪航行軌跡


收貨人拒不接貨


發貨方竟讓軍事法庭扣押貨物


“您再等幾天,我們換個收貨人”


“您再等等,我們正在協調附近港口卸貨……”


在經歷發貨人一次次的延長請求后,被困多日感覺無助的船員開始要求要下船,并試圖拍照發微信以圖自救。時逢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船公司本著堅決不給國家抹黑的情懷,立即籌借資金給船員發薪,船東親自上船安撫船員,告知國內各部門對該船遭遇的重視和解決措施,讓船員們撤銷相關照片、信息...


然而,被困船員在感受到祖國關懷下,熬了一個多月,等來的卻是當地軍事法庭出具的扣押文件。


原來,發貨方因貿易糾紛,不顧船東利益,一紙訴狀讓當地軍事法庭裁決該批貨物貨權歸屬,法庭扣押船上貨物,卻又不安排船舶卸貨,致使無辜的船員被困于此,本該用于運輸的船舶現在成了凍結物品的倉庫,也成了禁錮船上24名船員的牢籠。


事后,發貨方阿米爾在微信中向船東解釋,此舉是因為TAKAS公司不承認是該貨物的貨主,所以他要通過法律訴訟來解決此事。


記者就此事聯系到司某及其公司時,司某稱其未上班,以后再聊,回絕記者采訪,截止發稿時,對方尚未對該事做出回應。


相關部門積極應對


期待“FU MING”輪早日脫困


據悉,該船公司“FU MING”輪受困以來,多次通過郵件、信息求助于煙臺海關以及海關總署、生態環境部、中國外交部、中國駐伊朗大使館,并得到這些部門的深切關注。


負責處理本次退運事件的中國煙臺海關在“FU MING”輪承運該貨物前,就函告伊朗相關方應遵守《巴塞爾公約》國際法律,并履行相關義務;在“FUMING”輪被困期間,幫助船東獲得發貨人補償的部分滯期費;煙臺海關目前還在積極協調相關部門幫助“FU MING”輪脫離困境。


我國監管執行《巴塞爾公約》的生態環境部在獲悉“FU MING”因承載國家退運貨而受困后,即向煙臺海關了解相關信息。于2019年9月30日向伊朗監管執行《巴塞爾公約》的外交部發函,要求遵守公約法律條款,立即安排“FUMING”輪靠港卸貨。


遺憾的是,“FU MING”輪被困的事情至今都沒有得到解決。我報將跟蹤報道該事件,希望“FU MING”輪能早日脫困,我國船員平安歸來。


(文中RD航運公司、YZPC有限公司、SDTW公司皆為縮寫)


  • END
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物流+”,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 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10-58678990轉163

{{ total }}條評論

  • {{ item.representName }}

    {{ item.comment }}

點擊查看更多評論
{ganrao}